工具

【伴奏】豫剧生角经典唱段伴奏专辑

  扇子,在中国已有三四千年的历史,随着朝代的更替几经沿革变换,形态各异,种类繁多,古往今来与人们结下不解之缘。扇子既有生活实用价值,又有艺术观赏价值,发展至今蕴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。然而,扇子何时进入戏曲,尚无确切考证。但是,扇子从普通生活实用物件转换成一种具有表演性、舞蹈性的手持道具,作为舞台表演的一个组成部分,却与戏曲保持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出现在戏曲舞台上的扇子,几乎包容了历朝历代,上有天庭神仙、妖魔鬼怪,下有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则以扇而歌,以扇而舞。正如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“镂月为歌舞,裁云当舞衣”。扇子一旦与剧情结合与人物为伴,也就不再是现实生活中的一般物体,而是作为戏曲内容和表演元素而存在。其种类、大小、质地、式样、色彩千变万化,比生活更夸张变形,更神奇玄妙。或化作清风细雨,或虚拟扬波翻浪;亦能遮光避日,消暑送凉,亦能魔力大展,降妖除怪;可借扇言志,可以扇传情。可以说扇子在戏曲舞台上,不但千姿百态,而且风情万种。

  戏曲是高度程式化运用歌舞手段表现生活的艺术,对于扇子的运用,必须纳入戏曲特有的表演体制——行当的分类系统:生、旦、净、丑,各有各的程式表演规范和表演技法。演员只有经过严格训练,真正掌握扇子表演基本功,才能得心应手组织身段动作进行形象的创造。不同的剧种又有不同的扇子表演技术技巧,并在剧种发展的进程中不断加以变化组合,翻新花样。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(戏曲、曲艺卷)中,把扇子的基本动作大体分为:挥、转、夹、合、遮、扑、抖、抛等9种。川剧表演艺术家阳友鹤先生在他的《川剧旦角表演艺术》一书中,关于旦角折扇的运用就有:抱月扇、拖肩扇、反腕扇、拨云扇、卧云扇、平落扇、遮胸扇、挽花扇、落花扇、鱼尾扇、照影扇、怀春扇、画眉扇、新月扇、扑蝶扇等73种。而团扇又有:抱扇、摇扇、挥扇、扬扇、冲扇、云扇、羞扇、飞扇、背扇、拖扇等33种。阳友鹤先生特别强调说:“由于具体人物的身份、地位、性格等不同,而用的扇子与用扇的手法也各有差异。”前辈艺人按照行当的划分对用扇加以规定:“花脸扇头、武生扇肩、彩旦扇脸、文生扇胸、青衣扇腹、丑扇屁股”。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专题节目《于丹·游园惊梦》,讲到昆曲的“风雅之美”时,以扇子为例概括为:“文扇胸、武扇腰、丑扇肚、媒扇肩、僧扇手心、道扇袖。”这是对不同行当、不同身份、不同性格、不同生活习惯的人物用扇规范化、类型化的归纳和表演手法意象化、符号化的设定,给观众比较直观的感受,加深对人物气质乃至品性善恶美丑的审美认知。

  东北的二人转和后来发展的新生剧种龙江剧,大都离不开扇子和手绢的技术运用,逢戏必有扇舞绢舞的场面,可谓无扇无绢不成艺。这种保持着地方性和民俗性的舞蹈成分,已成为两个剧种舞台表演的主要手段和特色。二人转、龙江剧用扇以火爆、热烈取胜,川剧以灵动、机巧见长,京剧、昆曲以方正、舒展为美。其他剧种如秦腔、蒲剧、豫剧、评剧、河北梆子等,也都兼收并蓄争相强化扇子技艺在舞台上的运用,以此丰富表演的舞蹈性能。扇子作为刻画人物性格、揭示人物内心活动、烘托戏剧气氛,加强艺术效果的特殊艺术手段,愈来愈受到演员们的高度重视和广大观众的喜爱。

  在戏曲表演中,一把扇子不但能拂暑纳凉、释怀宽胸、解闷消愁,而且往往联系着人物关系、人生命运、情感意愿、悲欢离合、爱恨情仇,于开合之间传情达意,勾魂摄魄,其技术发挥和形象塑造极为丰富多彩,气象万千,达到出神入化、美不胜收的艺术境界。

  以扇为名的剧目,首推明清戏曲压卷之作《桃花扇》,用一把信物诗扇将南明兴亡史和复社成员侯朝宗、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悲剧有机地贯穿起来。二人从赠扇定情到侯朝宗身遭诬陷避祸扬州,从阮大铖逼嫁香君到香君不从触柱明志,血溅诗扇,被杨龙友将扇上血迹点染成朵朵桃花,后有苏昆生持扇往寻侯朝宗。桃花扇往来传递,诉说着侯李之间的悲欢离合,超越了生死、穿越了沧桑,从历史兴亡到人间梦断,都离不开这把桃花扇。

  李香君:公子以此扇打了阮贼,伸张正义;又以此扇与香君,正是砥砺香君,分清敌友,明辨是非。

  这篇以扇言情的词,道出了人物的心声,表明了做人的志向。该剧由上海京剧院与上海昆剧团以京昆合演,杨春霞饰李香君,蔡正仁饰侯方域。最后结尾处,香君发现侯方域留了长辫,并已进行了乡试后,心灰意冷,情断缘绝,把桃花扇撕毁。从赠扇、画扇到撕扇,抒发了兴亡之感,表现了李香君不受利诱、不畏权奸的政治态度和正直刚烈重气节的人格精神。“桃花扇底送南朝”,桃花扇所传递出的情感信息,已进入意象化和象征性的层面,人们既可看到李香君的人格挺立,又能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巨变,耐人寻味、发人深思。

  福建闽剧《百蝶香柴扇》,是被誉为“福建梅兰芳”的闽剧表演艺术家郑奕奏的代表剧目。他在剧中塑造的英姐表情细腻、真切,形象丰满完美,影响深远。此剧主要描写总镇吴锋侯害命骗婚,英姐难伸冤屈愤而撞柱自杀。这把名贵的百蝶香柴扇是剧中的重要物件,伴随人物爱不释手,组成各种身姿形态,扇子不但丰富了表演,也丰满了人物气韵神情。

  山西蒲剧《阴阳扇》,其内容是包公巧断张定方与刘凤英的一桩婚姻案。审案中包公用起死还魂棒将死去的张定方和刘凤英打活,并当堂成亲完婚。女鬼刘凤英跨越阴阳两界,用亦红亦黑变幻莫测的阴阳宝扇掩身护体施展魔力。此剧比较灵异荒诞,所以耍扇的技巧表演,以夸张放大的变形手段,弥漫着神奇色彩。

  安徽黄梅戏《沉香扇》,通过铁中玉、曾玉环、桃花女、杏枝之间以扇示爱,因扇误会,扇子成为引发矛盾的起因,造成他(她)们之间的爱情纠葛。表演中无论是观扇、闻扇、示扇、藏扇,扇随人舞,情借扇出,传递人物之间从猜疑到释怀的情绪变化和矛盾消除。

  京剧《借扇》是《火焰山》剧中的一折,孙悟空为熄灭火焰山的烈火保护师傅唐僧西天取经,向牛魔王铁扇公主夫妻借宝物芭蕉扇。围绕借与不借展开斗智斗勇斗法,宝扇成了双方争夺的对象,瞬间可大可小,甚至达到极度夸张变形,营造出魔幻神奇的舞台氛围,充分发挥了京剧武功的表现能力。

  据龙协涛编著的《艺苑趣谈录》一书中介绍,京剧大师梅兰芳早年和友人们集体编写一出由《红楼梦》故事改编的古装剧《千金一笑》也称《晴雯撕扇》。主要关节是因一把名扇,造成宝玉与晴雯之间的误会和情感伤害。其中有晴雯执扇扑萤,对扇沉思,直到赌气撕扇,可谓是冷艳矜持,婀娜多姿,风韵别具。20世纪60年代、80年代,北昆和上昆重新创作上演《晴雯》一剧。表现晴雯失手跌坏名扇,袭人借机挑拨使宝玉迁怒晴雯。晴雯怪宝玉“重物轻人”,伤心落泪。宝玉深感内疚,并让晴雯撕毁名扇,共同发泄对封建统治的不满。人物在观扇、掷扇、恨扇、夺扇的身段中加强了舞蹈成分,动作灵秀优美,表情真切隽永。

  罗云,男,1946年元月生,河南省项城市人;1954年参加项城县越调剧团,1959年入开封专区戏曲学校学习表演,1960年调入开封专区越调剧团(河南省越调剧团前身),1964年至今从事导演工作,1978年—1980年入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进修;历任河南省越调剧团、河南省曲剧团、河南省豫剧一团副团长兼导演,现任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导演;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河南剧协理事、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员、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理事、中华戏曲影视艺术中心常务理事、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、中华河南豫剧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、中原根文化促进会副会长、河南省戏曲学会副会长、河南省导演学会会长;“香玉杯”艺术奖评委,河南省文化厅艺术创作中心特约导演,河南大学艺术学院、河南师范学院文学院兼职教授。

  从事导演工作至今,罗云为省内外剧团导演过160多部戏,主要有:越调《明镜记》《智收姜维》《舌战群儒》《诸葛亮出山》《红娘子》《盛世君臣》;豫剧《粉黛冤家》《宝莲灯》《刘邦与萧何》《银河湾》《孔尚任》《状元戍边》《夕阳清照》《寔圣堂》《大唐遗事》《张娘娘传奇》《李香君》《徐九经还乡记》《韩玉娘》《七星剑》,新版豫剧《秦雪梅》、新版豫剧《打金枝》;新版曲剧《红娘》;蒲剧《琼玉公主》;柳琴戏《王三善与苏三》;道情《前进路上》《王钝》;山东梆子《双面人生》《仇亲》;少儿歌剧《鸡毛信》等;为中国台湾豫剧团执导了《武后与婉儿》《豫韵台湾情》《慈禧与珍妃》。

  他还参与导演或策划了多部电视剧和大型电视文艺晚会,是开创河南电视台《梨园春》栏目的主要导演之一,为《梨园春》栏目导演了600多个节目;还多次参加河南电视台的春节文艺晚会、综艺栏目《七彩虹》的导演工作。曾担任“中国豫剧十大名旦选拔赛”、“’95晋冀鲁豫四省电台春节文艺晚会”、“纪念豫剧大师常香玉逝世一周年大型文艺晚会”、“纪念越调大师申凤梅逝世十周年大型戏曲晚会”、“庆祝河南省文联成立50周年文艺晚会”、“2011中秋戏曲晚会暨中国戏曲名家演唱会”等20多台大型晚会的总导演。

  罗云所导演的剧目获得了众多国家级和省级奖项,为中国台湾豫剧团执导的三部年度大戏两部获得中国台湾“金钟奖”;为虎美玲、金不换等六位演员导演的剧目进京演出夺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。

  他在国家级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了近300篇导演理论和戏剧评论文章,曾荣获“田汉戏剧奖-论文”奖、“黄河戏剧奖-理论评论奖”。2002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了40万字的《艺耕集》;2014年,在从艺60年、导演50年之际,由河南省戏剧家协会、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、河南省导演学会、河南省戏曲学会联合举办了“导演罗云从艺60年艺术研讨会”,同时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第二本书《戏曲艺术散论》(上、下卷)和《罗云印谱》。

  《中国戏剧》《河南戏剧》《东方艺术》等多个期刊先后介绍了罗云的艺术成就,《中国豫剧大辞典》《中国戏剧大辞典》均收录他为影响力较大的艺术名家。